註意:本站屬於成人級,如果您未滿18歲請速離開,為了您的學業與健康成長,謝謝合作! 在線留言 - E-mail
本站:【免費】 【安全】【無毒】提供妳最好的免費色情片!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都市情感 < 调教旅行

调教旅行
上一篇:富豪们的淫荡俱乐部下一篇:邂逅

本帖最后由 icemen00 于 2014-9-21 00:39 编辑
(一)
黄金假期正好是大好天气。在湘南海岸,初夏阳光的诱惑下,年轻人或携家带
眷者都跑来这里渡假,真是热鬧非凡。
从安夫他们住的这幢大厦的阳台正好可以看见海边热鬧的情况。
海边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遮阳伞,很多裸体男女正穿梭其间。
但真正下去游的较少,当然海上不免有很多汽艇与白色的帆船,在碧蓝的大海
上,显得特別吸引人。
「你们快点下来,去作日光浴吧!」伊尺一边眺望海边,一边说道。
所谓「你们」指的是伊尺一起带来的美沙子与玛丽。她们轻轻点头,身上用大
毛巾遮掩着。
因为她早已被剥光了衣服,手被绑在后面,她们深怕这种情形在阳台上曝了光
,可就糗大了。
正确的说法是她们并未全裸,至少允许她们在腰部下,还穿着小三角裤。
这是一种女性专用的蕾丝,只盖在耻丘上的小小三角裤,而留在腰部与臀部的
部份,几乎是寸丝寸缕而已,换句话说,整个臀部几乎全裸露在外。
美沙子因为耻毛较浓较多,所以根本无法完全遮住那耻毛。因此她害羞得无法
以这身材材站在阳台上,所以才会围上毛巾,躲到阴暗处偷看海边的情形。
拥有如古手川裕子般的美貌,而且身材更是一级棒。像这种好天气,自然是想
穿上最新流行的泳装到海边散步,吸引异性甚至于同性的眼光,但是她所存的钱全
被伊尺敲诈光了,只能来湘南海岸,要不然她应该在夏威夷的威奇奇海岸上漫步了。
而且也不用几乎全裸地被绑着,只能偷偷看着海边热鬧。
然而伊尺继续说道︰「你所贡献的钱,正好先用在这一次的黄金假期上,到时
候你们还要还哦。」
也就是他拿美沙子的钱,来侮辱美沙子,伊尺的确是不折不扣的性虐待狂。
美沙子听得悲从心来,开始肩膀抖动地哭泣。
「振作一点…美沙子…」玛丽在一旁安慰她。
「稍微讽刺一下,就哭了哦…」
伊尺以冰冷的眼光看着她,并一脚踢在她那裸露的腰上。
「如果有空哭泣,不如来舐这个。」
他脱下他身上唯一剩下的内裤,抓住美沙子的头髮,就往他的股间压。
「不要…不要在这里…」美沙子愈哭愈大声,而且不停地摇着头。
「竟敢顶嘴,想接受惩罚吗?」
伊尺白 的脸上露出残忍的表情,并将尚未全部膨胀的肉棒,硬挤入美沙子的
口中,就在挤入的同时,肉棒已经迅速膨胀了。
伊尺巧妙地扭动腰部,使那强劲的肉棒,像鞭子一样地打在美沙子的左右脸颊
上。
美沙子早已哭泣臣服了,自己张大口,一口含住那肉棒,为了令舌头能灵活地
转动,脸部不停地摇来摇去,伊尺这才把抓她头髮的手放掉。
虽然她不停摆动着脸,用唇舌舐着肉棒,但她依然哭泣着,因为宽阔的海边,
尽是华丽的色彩,这种好天气,真是弄潮的大好时机。但是自己却裸着身体,手被
绑在身后,并被逼迫作这种事。
而一直在旁观看的安夫,终于领略到伊尺对女人的冷酷与无情,看在她露舌舐
弄动作中,自己也跟着兴奋起来。
「你觉得如何?在这大好天气下,心情异常的好。」伊尺看着穿着内裤站在旁
边的安夫,暧昧地说道。
伊尺似乎心情特別好的抚摸美沙子的股间。
安夫干脆也把内裤脱了下来。
而玛丽则顺从地跪在他脚迸,舐着他的肉棒。
在玛丽娴熟的舐技下,快感迅速佈满全身,而安夫则仰头看着蓝天。
白云悠悠飘过,微微的凉风吹在身上觉得很舒服,同样的行为,但与在密闭空
间时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那微风吹在裸露的身体上的愉快感感,便使人有一股想与女人发生性行为的沖
动。
(这种感觉一定很棒!)凌辱女人时,拍下照片,并以底片胁迫女方付钱,实
在是很好的主意,而安夫向公司请假说到海边玩时,自己连作梦也沒想到会住这种
高级的饭店,而且费用由女方支付。
(二)
「对不起,你正在享乐中,有点事想问你。」
「什么事?」
「她在肛交时,沒有经过浣肠,为了刚才的顶撞,可以用这个来惩罚她。」
「好!」
安夫带着玛丽离开,进入浴室中。
他们预定在这里玩四天三夜。最大的目的是教导美沙子如何获得肛交的快乐。
因此他将所有的工具准备得很周到。
昨晚,他们四人在一起共度一晚美好时光,到最后时则实施浣肠,美沙子被浣
肠想排泄,当大家看着她排便时,以她如此高傲的美女,自是哭得唿天唤地。最后
实在无法忍耐时,也只好在大家面前丢人现眼地排便了。
当第一次把调教捧刺入肛门时,更是不得了。手被绑在后面的身体,伏在床上
,而伊尺则坐在她的腰上,安夫更是抓住她的脚拉得开开的。
伊尺开始拿肛门专用的软膏在她的肛门上揉搓时,她还是断断续续地哭着,之
后又遭鞭打。所以当调教棒插入肛门时,她根本沒有感觉到任何的快感。
这对于一向高傲矜持的美沙子更是如此。因为大家都是来此享受黄金假期的,
唯有她是被带来这里,被调教成性奴的,而且费用更是由自己辛苦存下来,准备到
夏威夷度假用的钱来支付的。
(今天和昨天的反应不太一样…)当浣肠准备好时,安夫一心期待着,安夫曾
经看过玛丽在接受肛交时那种兴奋与刺激,但是他希望早日与美沙子进行肛交,看
看她的反应。
回到阳台上时,美沙子依然被伊尺抓着头髮,被迫进行口交。为了能好好地舐
肉棒,腰部也自然地扭来扭去,而那特制的呈丫字型的小内裤,比全裸时更加性感。
安夫将小内裤脱了下来,露出她那白 的浑圆的臀部,当她的手摸着她的屁股
时,她摇着头,叫了出声。
前面的裂缝早已湿漉漉了。在蓝天白云下,在阳台上被迫进行口交的美沙子,
似乎更能刺激她被虐时的愉悦情绪,因此她的阴蒂坚挺,鼻子也发出哼哼的声音,
腰也扭动得更厉害。
「把腰部挺高。」
美沙子发出不愿意的声音。
「你敢不听从我的话?」
在伊尺的叱骂中,她才慢慢举起臀部。
他一边揉着她的肛门,一边为她涂上厚厚的软膏,美沙子的肛门颜色较淡,而
那可怜的菊蕾正在那儿喘息着。
他先用指尖慢慢地揉着,然后它渐渐地膨胀,并变得相当柔软,那中心点的吸
力更是有着令人无法抵挡的吸引力。
美沙子想起昨夜伊尺粗暴的对待她,相较之下安夫柔软的手指,更令她感到兴
奋,她不但开始喘息,柳腰也开始摆动。
「別忘了用舌头舐。」伊尺说完,就抓着她的头髮,粗暴地上下扭动着。
安夫慢慢地揉着她的肛门,最后将浣肠器插入菊心中,并开始注射,美沙子的
呻吟声愈来愈大,那裸露的白 臀部也开始颤抖。
注入肠壁之后的感觉相当痛苦,美沙子不停地呻吟着,腰部也忍不住扭动着。
把一百CC的药水打完后把针筒拔了出来,肛门自己关闭起来。
「忍耐十分钟,在这期间好好的舐吧!」伊尺拨开她垂在脸颊上的头髮说道。
凉爽的海风吹到阳台上,隐约可以听见海边传来热鬧的喧哗声。
而美丽的美沙子只能双手被绑在身后,把美貌埋在男人的股间,舐着丑陋的肉
棒。
脸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不停地转动着,微风吹过她乌黑长髮,隐约可见她流
出的汗水,她的嘴、她的舌,正传出啾啾的淫靡之声,与海边传来开朗的笑声,真
有天壤之別。
安夫也在美沙子背后,用双手抓着那满是汗水的双乳,拼命揉搓。而且有时手
会移到下体,玩弄她的阴蒂。
「啊…不要!会洩出来的…」美沙子吐出肉棒,哭诉道。
「只要关紧就好了。」
「但是…」
美沙子在伊尺冷酷的眼神下,舐龟头的动作不敢稍作休息。
(三)
时间到了三点,美沙子被允许上厕所,安夫牵着绑绳子来到厕所,她赶紧坐在
马桶上。
「还是像昨晚一样害羞。」
「我虽然拼命地适应这种日子,但是到今天我依然只对你一人…」
「只喜欢和我在一起。」
「你让我觉得更心甘情愿…」
说完,美沙子用口去含住在内裤中的肉棒,安夫脱下内裤后,她开始吸吮肉棒
,她一边吸一边排便,美沙子既然这么说了,安夫自然也不介意那臭味。
排便后,她用莲蓬头沖洗肛门。
「我有一个请求!」当安夫抚摸她的肛门时,她扭动腰枝说。
「什么事?」
「那个棒子是不是会使肛门扩大呢?你今天用那个玩我好吗?」
「为什么?我又沒有玩过。」
「我觉得由你弄的,我会觉得比较兴奋。」
「我好高兴哦…」
当肛门沖洗干净后,伊尺依在安夫身上,二人的嘴唇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彷彿
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看起来已完全自立的美沙子,遭遇到这种事情,心里一定想抓住一个值得信赖
的人。而当安夫比较同情她的同时,安夫也成为她自己所选择的对象,抱着美沙子
的力量自然较为自然。
回到客厅,伊尺已经坐在沙发上,正在爱抚依偎在她身旁,玛丽的乳房。
「今天可不可以由我来调教呢?」
「可以啊!」伊尺很干脆地答应下来。
安夫把美沙子带到沙发旁,让她跪在地毯上,而身体趴在沙发上,因为沙发是
呈L型的,所以她屁股的方向正好朝向伊尺与玛丽。
安夫用一只手扩大肛门,方便他涂上肛门软膏。在浣肠与排泄之后,手指很容
易就能挤入肛门中。
「啊…不要…」美沙子扭着柳腰,声音激昂地叫着。
「喂…她好像很兴奋。」伊尺脱下玛丽的内裤,玩着她的下体说道。
「第二次了吧?」
安夫在伊尺面前盡量避免触及他的优越感。
「也许她比较喜欢你的作法。」
「也许吧!」
安夫继续把软膏涂在肛门内部,那害羞的括约肌开始收缩,也许是心心相连之
故吧,手指慢慢地整根都挤入肛门内。
「啊…觉得怪怪的…不要…」美沙子呻吟道。
「如果弯曲手指轻轻地搔着粘膜,她一定会更加愉悦的。」伊尺给予忠告道。
「真的,那样会使她欲死欲活般的快活。」
伊尺旁的玛丽,已经非常兴奋了,因为玛丽早就尝过那种肛交的滋味了。
他按照伊尺的指导去做,美沙子喉咙发出如绞过般的呻吟声,柳腰也不停地摆
动着,括约肌也愈见吸力。
说完,伊尺走了过来,抓起美沙子的头髮。
「我要看看你脸上的表情。」
「不要…」美沙子哭泣道,脸拼命摇动着。
「还会觉得害羞吗?」
「不要…不要…」
看到美沙子害羞的模样,伊尺似乎很满意地回到沙发上坐好,再度拥抱玛丽。
涂完软膏之后,安夫拿来调教棒,所谓肛门调教棒类似洋腊烛,捲起来的长度
约三公分,前端细细的,而后半部较粗大,如果深入肛门内,可延长二十公分。
涂满软膏的菊蕾,发出亮光,手指爬入粉红色的内壁中,他开始调教的课程。
他先将细细的尖端慢慢地转动似地插入。
(四)
「啊…不要…」美沙子突起下巴叫道,屁股紧缩地想要逃走。但是他用手压住
,棒在粘膜的助力下,挤了进去。
「不要…放了我…不要…」
「不要老是说不要…你要试试看去习惯这一切…」
「但是…啊…」
已放弃逃跑念头的美沙子趴在沙发上哭泣着,那调教棒不停地挤入那柔软的菊
蕾之中,那种令人受不了,白 的屁股不停地痉挛着。
伊尺说的沒错,像美沙子如此自视甚高的美女在她的哭泣声中,玩弄她的肛门
,更有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快感。
虽然安夫也有这种想法,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作。对于浣肠与肛门软膏相当敏
感的括约肌与直肠壁,在调教棒不停地搔弄与扩张中,不知她觉得如何?他心里一
直有这个疑问在。
但是他的心就是停不下来。
「啊…不行…」
美沙子发出颤抖的声音,肛门棒已经挤入三分之二了,当然可以全部挤入肛门
之中,但是最适当的作法,便是留下部份,作为抽送之用。
「怎样,感觉比昨晚还兴奋吧?」说完,他开始转动调教棒。
「啊…不要…不要…」
美沙子扭着柳腰,安夫手持调教棒开始转动,而括约肌也开始收缩,这和用电
动棒时不一样,老觉得调教棒被黏一样。
他开始旋转似地抽送。
「啊…不要…」美沙子拼命地摇头。
「她今天似乎特別兴兴,小穴不知如何?」伊尺走了过来。
「爱液从下体流了出来。」
「是吗?喂…美沙子你今天真兴兴呢!」
美沙子一边饮泣一边点头。
「不傀拥有一流的头脑,即使在这方面的领悟力还是那么好。」
伊尺的言语依旧狠毒,但美沙子也许改变想法了,所以不见她反驳。
安夫依旧慢慢地抽送着。
「啊…那感觉真不知叫人该如何是好呢?」
她一边喘息地诉说着,那种声调更是令人难以抗拒。他心里很高兴能第一次教
导像美沙子如此美丽的女人,享受肛门的愉悦。
不久,美沙子的唿吸愈来愈急促,而且也忘了自己是谁似的,腰部拼命扭动。
「很好,现在去抚摸她的乳房,或是她的阴蒂都可以。」
玛丽用手在玩弄者伊尺的肉棒。
安夫紧紧抓住那满是汗水的乳房,并用手指挟着阴蒂,美沙子不停地呻吟,腰
部也扭动的更加利害,调教棒似乎愈绞愈紧。
「啊…爽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呢?」
「你自己努力摆动腰部,就能获得高潮。」
「但是…」
美沙子一边叹息一边更激烈地扭动腰部。而那肛门似乎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松弛
,而安夫则配合她的动作,更用力地抽动调教棒。
「啊…」美沙子把下巴转了过来。
「不要那样作…」
当她开口说话时,肛门忍不住发抖着,安夫更是用心地对待那菊蕾。
「啊…高潮了…」
腰部呈圆形状地动着,美沙子发出屈服的呻吟声,而她也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气。
「成功了。」
安夫从那调教棒传过来的收缩力量,感到特別兴奋,她的眼光也正和伊尺相对
视着。
(五)
安夫将美沙子的身体拉起来,向着伊尺。
「第一次的体验如何呢?」伊尺擡起她的下巴问道,而她则害羞地低下了头。
「说出来给我听。」
「好糗…」
「感觉很爽吧…」
「是的…」
「如果很想接受我们东西,就和玛丽在一起。」
玛丽坐在伊尺身旁,以怜悯的眼光看着她好朋友屈服的表情。
「只要你愿意,我会教你更有趣的事。」说完,伊尺把美沙子的身体抱起来,
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你自己摇动腰部,把小穴套在我的内棒上。」
「啊…先让我休息一下…」
「这个时候如果继续感觉会更爽,女人常说快死了快死了,其实她比男人更快
乐。」
伊尺用一只手抓住自己贲张的肉棒,开始用腰部寻找它的位置,她光是浮起腰
在上面摩擦着,那脉脉含情的感觉,以及那花瓣终于抓到那龟头时,她慢慢地坐了
下去。
「啊…好舒服…」美沙子忍不住地呻吟道。
「在肛门之后,再玩小穴,感觉更棒吧!」
「小穴如果熟练了,你就自然会觉得更乐!」
「啊…」
当腰部坐下去时,那份快感令美沙子忍不住要叫出声。然然开始转动自己腰部
,如果她手不是被绑在后面,她一定会紧紧抓住伊尺而大力地动着,而就在她腰的
起落间,胸部乳房也跟着跳跃着。
「山川,可不可以再挖她的肛门呢?」
原来如此,安夫拿出刚才插入美沙子肛门的调教棒,再一次地刺入她肛门内。
「啊…」
美沙子狼狈的叫着,而且屁股不停地扭动着,这一次因为前面有粗大的肉棒贯
穿着,因此更加刺激。
「唿唿…夹得很紧嘛!美沙子…」
「啊…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不要…」
就在进退之间,美沙子更大声地哭泣着。
「我会使你更快乐,指的就是这件事,前后一起上的感觉如何呢?」
「好苦哦…快喘不过气来了。」
「心情好的快要发狂一样。如果想如此,自己就扭动屁股。」
「不要…」
美沙子虽觉得很害羞,但仍扭动着腰,在获得肛门的愉悦之后,她更是拼命扭
动腰力。
现在她不止紧紧夹住伊尺的肉棒,而安夫也更技巧地利用调教棒刺激她。
「怎么样?」
「前面与后面的刺激,令人受不了…」
她一边喘息地说着,那下体更是转动的厉害,而那炙热的舌头也被伊尺吸吮住
,而她的乳房更是用力地在伊尺的胸前摩擦着。
安夫一边抽送调教棒,一边看着眼前那正活跃的白 臀部。
他看见那彷如美女古手川裕子的女孩沈醉在快乐的作爱之中,当他看到她堕落
于这种愉悦中时,心里才不再对她觉得有任何的愧疚感。
像如此大美女,还是比较适合于远远望着欣赏,他也许太过接近了。
美沙子擡起下巴,不停地发出呻吟声。
「让你的肛门与小穴同时获得高潮。」
「不要…不要…」
当她转动脸部时,头髮也跟着甩来甩去,美沙子放声哭泣,而身体则在伊尺的
膝盖上跳跃着。
「不行…啊…高潮…」
在一阵激烈的跳跃之后,美沙子发出被绞杀似的叫声,而全身也激烈地痉挛着。
「哦…夹得很紧…太棒了…」
调教棒同时也传来收缩的讯息。
美沙子全身颤抖不已,而且不停地喘息着,最后整个人全趴在伊尺的胸前。
(六)
那一天晚上,他们点了牛排、沙拉以及酒送到房间里来。这是为了接下来的节
目,所以必须摄取高营养的食物。
他们四个人全一丝不挂地围在餐桌前,这是他们来此的第二天,他们全部裸体
,似乎也沒有觉得有何不妥,因为全部裸体,再使用叉子与刀子看起来更是滑稽,
因此他们全用手抓,也许再加上酒精的关系,反而觉得这样的气氛更加自由。
女人用手抓肉吃,甚至于抓生菜沾沙拉酱吃,看起来更添性感。而且她们在动
手时,胸部的乳房会跟着颤动。看到这一幕,自然更能增加食慾。
所以他们不加思索地伸手去抓她们的乳房,而她们也不躲避,反而也会伸出手
去抓住男人在桌子下的肉棒,在娇嗔声中,更增添几许热鬧。
酒足饭饱之后,他们熄了灯来到阳台上,因为屋内是暗的,別人也看不清楚他
们是不是有穿衣服。
这种仲夏的夜晚有所不同,现在夜的已经很昏暗,而且人影也不多,在不太明
朗的星光下,白色的浪涛不停地扑向黑暗的海岸。
而中间亮得像白天的是该饭店的游泳池。在淡淡的蓝色灯光下,水面的波纹更
具浪漫的气息。而在水中嬉戏的女士们,个个都穿着华丽的泳衣更像水中精灵一样。
坐在游泳畔及四周的桌子上,更是令人眼花撩乱,因为周围全为饭店围起来,
所以相当隐密。
「今晚如果沒有什么事,明天白天时,你们就可以到游泳池戏水。」
伊尺抚着依偎在身旁的美沙子的屁股说道。美沙子只是扭着腰拒绝,但不再说
话顶撞了。
从阳台进入室内,把窗帘拉下来之后,打开电灯,里面呈现出四位淫靡的野兽。
浣肠之后的女人,在男人们允许她们去排泄之前,只能拼命地对男人作口交。
在摄取充份的营养之后,开始他们期待已久的原始欢乐,那沖天的肉棒在手指
优雅的抚摸下,不停地跃动着,而被舐的龟头更是闪闪发亮。
「美沙子现在心里是不是在期待着刚被开发出来的肛交呢?」
伊尺说完,只见埋首于他股间的美沙子不停地摇着头。
「为什么?你今天不是试过调教棒了吗?」
「……」
美沙子以鼻音代替她的回答,因为她的脸部的动作愈来愈激烈。
因为她正忙着作口交,而将这事置之脑后,而玛丽则相当高兴地舐着安夫的肉
棒,因为安夫想和她作肛交。因此她的也是前后动个不停。
不久时间到了,二个人都被押到厕所。因为伊尺他们订的是双人房的房间,因
此有二套卫浴设备。这个时候正好发挥最大的效用。
从厕所出来时,两个女人的手部被绑在背后,下体被绑成M字型。当她们俯下
身时,那屁股正好可以高高的举起来,只有剩下头可以自由转动以外,其馀则完全
失去自由了。
他们把两个女人的屁股并排着。
「这样并排看起来,小穴是相同的,但肛门就可分辨別不同的个性来。」
「是啊!只要玩习惯了,肛门等于是第二个小穴了,那实在是太棒了。」
「说得沒错。」
他们在聊天时,手也沒停下来,他们在她的肛门上涂上软膏。
「啊…」
手指整根深入直肠内部盡量涂上大量的软膏,女人们同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美沙子,还记得白天时,玩的感觉吗?今晚和昨天不同,会更加刺激。你的
小穴早已湿了吧。」
「啊…別说了…好糗哦…」
「这个样子,更应该看你肛门的样子。你可不要输给玛丽哦。」
伊尺沒忘了提醒她们竞争的心态。
安夫的手指已被玛丽夹得紧紧的,男人的心更慾火高张,很想把自己的阳具插
入里面,享受那种前所未有的压缩感。
「啊…安夫…快点…」
那娇嗔的言语,与其在要求安夫,倒不如说是在刺激隔壁的美沙子。
「喂!玛丽已经开始发狂了,美沙子觉得如何呢?」
「……」
不管用多少软膏刺激直肠的粘膜,但是它是不会自己开口的,只有不停地喘息
着,扭动柳腰。
「你先请!」
说完,安夫已经把肉棒刺入玛丽那等待已久的肛门中。
(七)
在软膏的催化下,早已相当的柔软,很快地就屈服于龟头强烈的压力之下,它
不断地扩大,直到将整根肉棒完全吸入其中为止。
「嗯…好爽…」
玛丽咬牙切齿地绷出这句话来,那高举的柳腰,早已无意识地摆动着,将肉棒
引入更深处。
「啊…玛丽…」
在旁的好友看到她如此愉悦的神情,又听到她那娇嗔的呻吟声,美沙子的脑子
早已一片空白。更何况,肛门的搔痒愈来愈强烈,腰部不得不扭动着想去止住那痒
的感觉。
「玛丽!全部都刺进去了…」
安夫在那紧缩的痛感中,达到阵阵的高潮,双手紧紧地抓住玛丽的乳房。
「好棒…感觉真好…」
她的柳腰不停地摇摆着,好真正体会那贯穿自己肛门的肉棒的滋味,并发出满
足的呻吟声。
那声音刺激着美沙子,忘我的叫了出声。
「我也要那样…伊尺…」
「好…下定决心去作了吗?」
伊尺用双手去拨开她的肛门,看着那在软膏滋润下正闪闪发光的粉红色肉壁,
他将自己的肉棒的前端,慢慢抵住那蕾心。
「啊…好可怕!温柔一点…」美沙子哀求道。
说完,他更加强压迫感。这样一来肚子也开始使劲,他将那巨大的肉棒,慢慢
地往前推进。
「哎哟…好痛…放了我吧…不要…」
「我告诉你要放轻松一点,要不然会觉得更痛苦。」
在叱骂声中,他更是一口气地将体重压在她身上。
「啊…好痛!身体好像要裂开一样。」美沙子又发小姐脾气,放声大哭。
「美沙子…忍耐一下,马上就会过去了。」在一旁的玛丽出声安慰她。
对伊尺而言,能够玩弄这位高傲大美女的肛门,并使她痛得大哭大叫,更有一
股性虐待者特有的胜利感。
「已进入一点了。把嘴巴张开唿气…」
美沙子虽然在哭泣,但是一心想减低痛苦,自然肯听伊尺的忠告,而不停地喘
息着。
最后龟头终于完全为括约肌所吞沒。
「啊…好痛哦…」
美沙子擡起下巴大声哭叫着,吞入爆发性的巨大肉棒之后的菊蕾,开始流出血
来。
「进入了!感觉如何?」
「……」
美沙子太过震惊,而喘息不定,那悲痛的哭声,早已转为激昂的喘息,而伊尺
更是将肉棒用力地挤入那渗出鲜血的菊蕾中。
「啊…好痛…嗯…好痛…」
美沙子满脸是汗,痛苦地叫着,那可怕的表情,连安夫与玛丽都停下来看着她。
美沙子的肛门终于将伊尺那根巨大的肉棒完全吞了进去。美沙子的屁股与伊尺
的腹部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伊尺满足的叹息着,双手去抓美沙子的乳房。
美沙子痛苦的眉头皱在一起,拼命地咬着床单,背后的双手像濒临死亡一样地
乱抓着。
「喂!」伊尺终于发觉安夫正停下来看着他们。
「你们也应该好好地继续下去吧!」
「知道了!」
安夫开始继续运动,而玛丽也一直在品嚐着安夫肉棒的滋味,她开始发出近似
高潮的声音。
「啊…安夫…好棒!快受不了…」
「是吗?肛门觉得如此爽快吗?」
安夫的双手紧紧握着乳房,并使劲地在玛丽的屁股上冲刺,不久玛丽的口中发
出高潮的呻吟声。
「美沙子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美沙子用一只手摸着乳房,另一只手则玩弄着她的阴蒂。
「……」
美沙子的喘息声愈来愈稳定,有时发出的呻吟声还盖过玛丽的声音呢!
伊尺开始慢慢抽送。
「啊…」
美沙子在刺激之下,汗水不停地流下来。
「感觉如何?」
「……」
不停地抽送使得美沙子的气息愈来愈急促,有时也会忍耐不住地摇着头。
「啊…觉得怪怪的…」她边哭边说道。
「这是前戏,待一下肛门夹得紧紧的滋味更棒。」
「啊…怎么有这种事。」
隔壁的玛丽不停地饮泣着,早已经达到最高潮,全身不停地颤抖着。
「啊…高潮了…」
她一边狂叫,但是安夫并未将动作停了下来,依旧是勐烈地抽送着。
「美沙子你可別输给她,腰部用力摇。」
美沙子第一次有了争取胜利的慾望,而且在瞭解不会再痛的情况下更是大胆地
摇动腰部。而口中也禁不住地发出呻吟声。
「啊…怎么回事,好可怕哦伊尺…」
颤抖的声音变成哭泣声,不久身体更加狂乱,伊尺也加快抽送的速度。
「不行高潮了…」
喉咙发出绞痛的声音,美沙子达到异常快感,全身激烈地痉挛着。
(八)
伊尺让美沙子连续二次达到高潮,而且精神愉快地射精。
美沙子在一声大叫后,达到高潮,有生以来第一次有男人将精液射在直肠中,
她为那股灼热感到震惊。
而伊尺子则看到经过他充分摩擦之后,像破瓜般流出鲜血及精液的大美女的姿
态,心中充满满足的感觉,这样对于这位美女的调教正好告一个段落。
另外,安夫他们双方在不停地摇动他们的屁股之后,身体分开了,但是安夫尚
未射精,因为他一直等待和美沙子作肛交。
不论是如何的身强体壮,对于安夫的年龄而言,都不可能很快地就能再作第二
次射精,因此为了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要贮存精子。
「怎样?」安夫问着喝着啤酒在休息的伊尺。
「玩过小穴,又玩过肛门之后,毕竟是第一次,滋味硬是不同,如果以后熟练
了,自然又是另一番滋味。」
女人依旧被绑成M字型,躺在床上。
「可不可以马上来第二次呢?」
「沒问题,但开始最好重新再涂上软膏。」
安夫喝完啤酒后,站了起来。
安夫开始在她的肛门上涂软膏,而美沙子则彷如大梦初醒一般。
「不要…我不想再要了…」
「只有伊尺玩,而我沒有,不是太扫兴了?」
「但是屁股好像在燃烧一般。」
「所以要用软膏让它冷却下来呀!」
「啊…放了我吧…」
美沙子开始饮泣着,想逃离这种恶运,已被伊尺的肉棒开发过的肛门,安夫很
容易地就挤入二指,只有二根手指,仍是被紧紧地夹住,而她也忍不住地发出呻吟
声来。
「你好像学得很快。」
「好痛哦…」
「小穴早已湿了吧?」
「……」
安夫在涂上厚厚的软膏之后,双手紧紧抱住屁股,并打开第二性器官--肛门
的鲜红大门。
他用一只手去玩弄肉芽,然后龟头试探地往上面压,然后再把整个身体压了上
去。
「啊…啊…」
美沙子扭动柳腰,发出痛苦的呻吟。但是这一次她不再叫痛。肛门的皱壁伸了
开来,在苦苦的喘息中,将肉棒上的龟头给完全吸入里面。
「啊…」
美沙子发出呻吟声的同时,也重新品嚐那愉悦的感觉。那括约肌在痛苦中,慢
慢体会着安夫那根肉棒的特別滋味。
那紧紧夹住的滋味,和老手的玛丽截然不同,令人觉得特別新鲜,因为它尚未
完全被开发之故。
当他慢慢贯穿时,美沙子的呻吟声,彷彿笛子般,发出 的音色。有时是难
以忍耐的呻吟声。
于是安夫紧紧地去抓住她的波霸,而那呻吟声也愈来愈激烈。
因为绑成M字型,下肢并未捆绑,所以可以水平的姿势,承受安夫的体重。
「看来很爽的样子。所谓『后来居上』大概就是这样道理吧。」
伊尺走过来抓着美沙子的头髮审视着她的表情。那充满汗水的美貌,有着痛苦
的表情,也含着获得新生般的愉悦感。
「美沙子,感觉很好吧?」伊尺抓着她的头发问道。美沙子阖上双眼点点头。
「我说的沒错,心高气傲的女孩,对于肛交的魅力是无法抵挡的。」
伊尺离开美沙子后,来到玛丽身旁,解开她下肢的绳子,她绻在那里看着安夫
他们。
那被贯穿时恍惚的表情,很快地让美沙子达到高潮,而发出娇嗔声。
刚才被伊尺粗暴地对待的相当敏感的直肠,现在被安夫强韧的的龟头用力摩擦
时,美沙子发出销魂的声音。
那极度快活的呻吟声再加上扭动的柳腰,以及将贲张的肉棒夹得紧紧的括约肌
,这一切的一切均是如此令人快活。
「美沙子很棒吧!」安夫在到达最高潮时,拍着美沙子的屁股问道。
「啊…不行了!高潮了…」
她舌头发颤似地叫了出声,但是他依然勐力地抽送着。在她第一次痉挛时,他
紧紧地抱住她,让她迎接第二次的高潮。
「啊…又高潮了…啊…」
在无理的要求下,几乎达到绝望的美沙子,满身是汗地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高潮。
虽然是无止境地痉挛。美沙子在不停地高潮中几乎快昏了过去,她任由身体去
呻吟,眼睛向上吊,而牙齿咬得紧紧的,口吐白沫。
「喂!快把她解开要不然会心脏麻痺的。」
听伊尺说完,安夫才赶紧把她解放下来,她在半生半死中感觉到对方射精。
被解放下来的美沙子发出重重的呻吟声,而且完全失去了意识。
(九)
第二天早上接近中午时,他们才一起下床,吃完早餐兼中餐之后,才来游泳池
畔。
那一天又是一个大晴天,而且气温相当高,但是因为是黄金假期,池畔挤满了
人,相当热鬧。他们一直在寻找空下来的遮阳伞。
因为只有二张凉椅,所以他们坐在椅子上,两个女人只能坐在他们旁边的磁砖
上,好像坐在椅子旁边侍奉丈夫一样。
而现在年青人正好相反,都是女的坐在椅子上,而男的坐在她的脚旁,所以他
们的情形特別引人注目。伊尺的确相当大胆。
对于去拿饮料等,伊尺同样大胆,一般的男女情侣,都是男人必恭必敬地服侍
自己身旁的女人,但伊尺坐在躺椅上手脚伸得直直的,然后命令美沙子与玛丽去拿
吃的与喝的。
饮料是免费供应的,地点设在游泳池的入口处。正好是在他们所在的对面,所
以她们要绕半个游泳池才可能拿到饮料。因此她们不可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
但是她们的打扮,实在很难不引起別人的注视眼光。
她们二人都穿一件式的高腰泳衣。不!她们是被强迫穿的,而且是一种超高腰
型的,几乎耻骨都裸露在外了。
不但质料相当薄,而且尺寸又小号,因此等于紧紧地贴在身上,更糟糕的的是
她们来池畔时,先淋浴因此泳衣紧贴在身上,所包围的肉体,曲缐毕露。
当然乳房与下体,几乎已呈若隐若现的地步,乳头更是一付欲迸出来的样子,
肚脐眼也看得一清二楚。
因此男人的眼光自然会死盯着她们的下体看着,那里应该可以看得更清楚才对
,那膨胀的耻丘,与一团黑黑的耻毛,几乎呈透明状的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希望在
移动时,泳衣稍微缩一下,可以看得更真切一点。
但是正和他们的期待相反,那最令人心动的部位倒是掩盖的好好的,只有看得
到那硬挺的耻丘而已。
但是,当她们二人经过之后的背后,倒是他们所期待的一部份,得以实现。那
就是二人漂亮的臀部几乎是全裸的。
因为是高腰的泳衣,所以臀部的布很少,一旦移动时会容易歪到一边。她们一
直很小心翼翼,但是手端饮料,所以无法把泳衣拉好,再加上她们穿着高跟的凉鞋
,硬是把她们的屁股吊高不少,所以她们走动时,会产生微妙的变化,此点更是吸
引男人的眼光。
因此当美沙子与玛丽来回池畔时,早已吸引了四周好奇的眼光,当她们回到遮
阳伞下时,早已喘息不已了。
「如果到国外,外国女人都是穿上空装在海滩上走来走去,根本用不着害羞。
」说完,伊尺挪揄地笑道。
伊尺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看看,这位高贵矜持的大美女变成自己的性奴隶时,又
暴露在別人眼光时,所受的侮辱。
当他们要来游泳池以前,伊尺叫她们试穿泳衣,但二人异口同声说,她们自己
有准备泳衣,但他只允许她们穿他所选择的泳衣时,她们同时哭了出声,那下体几
乎要暴露出来,而且屁股更是整个裸露在外,她们自然感到困惑。
「我们不要穿这么暴露的泳衣到池畔去。」
二人虽然哭的很厉害,但是他就是不肯答应。
「我看把耻毛剃掉比较好吧!」
「什么?」
「高级模特儿,她们全部会剃掉,你们不知道吗?如果你们认为把耻毛露出来
比较好的话,我倒是无所谓。」
女人们只好饮泣着,把屁股张开,让剃刀剃下去。
本来她们以为只剃她们会露出来的部份,但伊尺把美沙子的耻毛剃得一干二净
。而在一旁见习的安夫,不得不跟进。
因此二人的裂缝就像刚出生的女婴一样完全露了出来,这就是令女人最易感到
愉悦的部位…全部裸露出来了。
当她们二人并列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模样时,都掩着脸哭泣。而伊尺对于
有岛美沙子凌辱,几乎是非常完整。
安夫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裂缝,感到相当兴奋。那种体态,更令人感到莫名的刺
激,尤其是美沙子这种大美女。
昨夜才玩过古手川裕子肛门,而今天又看见她那羞于见人的裂缝,实在是太幸
运了。
因此,他要剃光耻毛,又爱上肛交的她们,完全露在外人的面前。
在万里无云的晴空下,躲在遮阳伞下,坐在池畔有美女相伴,并喝着清凉的饮
料,实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但是仔细想想,在池畔三五成群的年青人是以什么心态看他们呢?
他们会不会猜他们就是昨晚在床上性慾大发的男女。还是认为他们是性虐待狂
与被虐狂呢?他们的举止一定会引起別人如此臆测的。
(十)
本来在喝饮料的伊尺,想到什么似的动作停在半空中,而站了起来。
「喂!」
太阳伞眼镜映出他正凝池畔的一点。
「对不起,你们先回房间去,我有点事。」
「怎么啦?」
安夫看着伊尺的视缐,眼镜上是一片色彩艷鲜的泳衣,不知道伊尺到底是看上
那一位。
「你应该知道原因的,啊!山川麻烦你们三人都带到你的房间,让我的房间空
下来。」
「好是好…只是…」
他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一切只有听命于伊尺的指示。
安夫按照伊尺的指示,在隔壁的房间待着,美沙子与玛丽,终于可以从池畔获
得解脱,而松了一口气,安夫不知伊尺又在耍什么把戏,而显得相当不安。
(这么说,刚才伊尺的眼神,好像是猎犬发现新猎物一样。)不久隔壁传来人
声,听得不太清楚,但隐约是伊尺和一位年轻女孩的声音。
美沙子与玛丽互相看了一眼。
「伊尺好像又找到新的女孩似的,还是她的老相好呢?」安夫小声说道,并把
耳朵贴在墙上。
虽然听不出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以那女孩的笑声推断,应该相当年青。
都是伊尺的声音,女孩默默不语,是一股紧张的沈默突然…
「不要…」
那女孩哭叫道,再来就肉体碰撞的声音。
「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要…不要…放开我…」
可以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如果你不从,我会告诉你妈妈。」
啪!脸颊被打的声音,接着就是哭声。
安夫看了她们一眼,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伊尺已说明要他们三人先
躲避一下,因此现在只好继续等待下去。
在短暂的谈话后,那女孩又传出悲呜声,但似乎不愿意投降似的。
在女孩低低的呻吟声中,一切纷争的声音也静止了下来。
(已经被逮到了。)安夫判断着,对于外表相当斯文的伊尺,而被突然使出暴
力吓到,就像对美沙子一样吧。
「喂!可以出来了!把绳子拿过来。」伊尺把门打开一个缝说道。
绳子散发一地,因为要躲到这个房间,所以全部拿了过来。
安夫先站了起来,三个人一起来到伊尺的房间,伊尺正对着床上勐按快门,床
上横躺着一位穿着白色泳衣的美少女,比起她声音,看起来还年轻的女孩,看到如
此年轻的女轻,安夫吞了吞口水,终于可以嗜到高中女生的滋味了。
「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看到的,新获物!」
「怎么这么快?」
「本来就认识,在池畔碰见时,把她引诱而来,她丝毫不起疑心。然后加上骑
虎的姿势,她就失去抵抗的能力了。」
美沙子和玛丽对于床上的小女生,真的看呆了,因为那少女美得宛如天使一样。
「她叫片桐圆,很好听的名字吧?」
伊尺对于新捕获的猎物,如此赞美着,女人们惊唿出声,连安夫也不例外。
阿圆为了下水游泳,把头髮编成一条马尾巴,而那裸露在外的粉颈与胸部,实
在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白 的瓜子脸,弓形的浓眉,闭着的长睫毛,小巧的鼻樑,还有细嫩的脸颊,
加上樱桃般的嘴唇,不用化 就美如天仙了。
身体是属于修长形,看起来柔弱无骨,在安夫眼里,简直就像是新鲜的沙泣一
样。那刚长成的双峰,以及柳腰正散发出青春期少女特別的体香味。
安夫看得,早已气息为之一窒。
高中女生是安夫从高中时代就想要得到的,对安夫而言高中女生是他永远嚮往
的对象。
当他高中毕业、大学毕业、进入社会之后,离高中女生似乎愈来愈远,因此心
里是有深一层的渴望。
而这位令人响往的女生--一定是都内有名女校的学生,看她受良好的教育、
如天使般的美貌,以及穿着一件连身的泳衣都可以看得出来。
这位高中女孩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呢?她被伊尺带来更容易想像了,就像美沙子
一样,衣服全被剥光,手被绑在后面加以凌辱,然后被拍下一些遭凌辱的照片之后
,再以底片作为威胁,然后慢慢变成他的性奴。
安夫光是看,肉棒就已经兴奋得变大了,因为欺侮这么年轻的女孩,令他有更
深的罪恶感。
但仔细想想,即使是更深的罪恶感,也抵挡不了那股强烈的快乐。
(十一)
「喂…你们二人去把她的衣服脱光吧!」伊尺对美沙子与玛丽说道。
「我们?」美沙子回答道,然后看着玛丽。
「对!全部脱光不是更有趣吗?」
玛丽摇摇屁股,示意美沙子。
二位美女走向那位小美人,而安夫则对伊尺作事的方法感到咋舌。
不但叫先被受辱的女性,加入凌虐之中,可以令她们不会产生嫉妒,不!也许
是以嫉妒心态去对付那位美少女吧。
「玛丽动手吧!一定很有趣。」
美沙子抓着玛丽的手腕,女性对于同性较易变得残酷,尤其是对一位比自己年
轻又貌美的同性。尤其是美沙子她似乎要从这位美少女身上,补偿她丧失的自尊。
玛丽只得诺诺道。
「你们二个人先脱光。」
她们把泳衣脱了下来,露出那沒有耻毛的下体。以那种样子爬上床 ,更见美
少女的稚嫩。
玛丽抓住那美少女的上身,由美沙子去脱她的泳衣,二颗如成熟般的白桃露了
出来,安夫吞着口水,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年纪时的双乳。
女人们似乎愈来愈残酷,三二下就把泳衣全拉下来,可爱的肚脐眼、白色的柳
腰,还有那小巧的下体,全裸露出来了。
「啊…」
女人的动作停止了,当然安夫和伊尺的眼光也凝聚在那上面。
「好可爱。」美沙子惊叹道。
那个部位的确令人着迷,安夫沒有看过,但和他想像的差不多,不比他所能想
像的更美更可爱。
大腿处呈丫字型,而下腹部则是白 的耻丘,上面长有一小撮耻毛但因为尚未
发育好,所以无法掩盖那裂缝,因此那美丽的裂缝,完全裸露在外。
「还沒有长好嘛!」伊尺首先批评道。
安夫也想说什么,但是太兴奋了,就是说不出口,他只想早点接触那耻毛。
女人们把冰衣全脱了下来,那美少女已一丝不挂地躺在那儿了。
「你们以前就像这个样子吧。」
伊尺问她们,她们二人互相对视一眼。
「对于自己的事,记不得太清楚了吧?」
「自己怎么会去注意呢?那多丢人啊!」
「是吗?」说完,伊尺用手去抚摸那柔软的耻毛。
「好柔软,比你们尚未剃掉之前还柔软。」
伊尺按着抓美沙子的手去抚摸那柔软的耻毛,她用手指去垃它们好凌辱她。
「真的像丝一样。」
这句话,也让玛丽出了手,美少女那么重要的部份被人爱抚,却依然睡着。
最后由安夫去抚摸,那感觉好像是天上的微风一样。手掌下的维纳斯雅嫩般的
耻丘,令人有一股恍惚般的诱惑。
「现在我们看看里面,不过如果突然醒过来,可就麻烦了,先把她绑起来再说
。」
说完伊尺对安夫示意。
饭店和家里不同,沒有完善的设备,只能把她绑在床上,伊尺马上有了腹案双
人床旁边有读书用的檯灯,将它拉长绑住她的双手,下肢则用绳子绑好,固定在床
脚下,如此是大字形状,她根本毫无抵抗能力。
安夫很快地完成了作业。
「先拍她的小穴!」说完伊尺在阿圆的背部上塞入一个枕头,这样可以看得更
清楚一点。
「先拍『使用前』的照片。」
安夫把她的脸摆正,好让伊尺拍下她的脸以及裸露下体的照片。
「再来是可爱小穴。」
安夫用手指轻轻拨开柔软的处女膜,看到里面正在微微抖动着。
美沙子和玛丽抱着胸部,看着闪光灯闪烁不停,就像她们一样,被拍了那种照
片,然后又和她们相同的命运。脑海中闪过『好可怜』的想法,还是『活该』这种
拖入下水的想法呢?
「已经拍得差不多了,待会儿我们可一饱眼福了。」伊尺说完,把相机放了下
来,他很自然地佔住阿圆股间前的位置。
(十二)
「怎么样?山川?很漂亮吧?好像活的红贝一样。」伊尺用手在上面抚摸着,
对在一旁观看的安夫说道。
形容得很好,他喉咙再也发不出声来,只有勐吞口水而已。
第一次看见处女的下体。对于如此美丽的高中女生,他还不太敢正视呢?
伊尺说得沒错,她就像活的红贝一样。因为耻毛很少,很快就看清楚了。对于
看惯美沙子与玛丽的下体的他们而言,沒想到她下体的颜色是如此清纯,不像她们
那那混浊,安夫说她是一位纯洁的少女,绝不为过。
「好稚嫩的小穴,你看她的阴蒂,这就是处女。」说完,伊尺用手指去挟那尖
尖的突出物,尚未发育好的二枚花瓣马上被拉开。
「我们来看看处女膜。」
伊尺将裂缝剥开,让安夫看看下体内部,在那花蕾的中心的肉孔上,有一层鲜
艷、粉红色的薄膜,看到此的安夫早已兴奋不已。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处女膜,一想到把它刺破,心里就觉得兴奋。」
女人们在听了不觉得怎么样,但是安夫的下体,早就为之疼痛不已了。
「喂!美沙子把你的小穴撑开,过来比较看看!」
「不要…我不要…」美沙子手押下体,一直往后退。
「玛丽你呢?」
「哈哈!不要嘛!」
「你们以前也像她一样地清纯啊!看了以后可以增添回忆。」
女人们匆匆看了一眼之后,马上退后,看到阿圆如此无垢的样子,和自己现在
的样子实在相差太远了。
但是这「无垢」的清纯样子,在被男人玩过以后,会愈来愈混浊,而且难逃在
男人作爱时,那种呻吟声的命运。
突然被绑的身体,起了变化。
「你们在幹什么,不要…」
大叫声中,把女人们弹到一边,只有伊尺依然坐在她身边。
「我正在看阿圆你那美丽的下体。」
说完,开始抚摸阿圆的阴蒂。再度传出消魂的叫声,那大字型的身体不停地扭
动着。
「不要…不要…把绳子解开。」
也许太过于害羞与恐怖,稚嫩的阿圆放声大哭。
「你先冷静下来,看看周围,这二位姐姐,是全裸,因为是黄金假期,谁都想
作金色的梦。」
「你看游泳畔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在追逐美梦。叔叔怕你太寂寞了,想带你去
寻找黄金美梦。」
伊尺一边爱抚阿圆可爱的乳房,一边长篇地说服她,但只见她勐摇头,以及哭
叫声。
沒想到自己信赖的叔叔会使出暴力,而且自己全裸地被绑着,全身动弹不得,
对于不谙世事的少女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
「如果你再继续下去,我就跟我妈妈说。」
她以可爱的言语威胁着,但是伊尺却一点也不在意。
「我看你最好死了这条心,要不然我把你的裸照,到你的学校散发,看你还敢
不敢去上学呢?」
「啊…」阿圆听了更是放声大哭。
「已经这大了,別再哭了。黄金假期你一定可以有一个美好的回忆。」
看到伊尺这种行事手法,安夫不得不佩服。
「这二位姐姐全是千金小姐。一位叫美沙子另一位叫玛丽,让她们先好好疼爱
你一番吧。」
(十三)
现在玛丽不得不正视那美丽的少女胴体,那纤细的美,引起她嗜虐的心,而美
沙子炯炯有神的双眼,更是代替伊尺坐在阿圆的股间。
「不要…啊…放了我…」
阿圆的腰左右地扭动着,对于同性似乎感到更为恐怖。
「阿圆…你自慰过吧?」
美沙子抚摸着,那可怜的裂缝问道,阿圆则拼命地摇头。
「真的吗?我听说最近的高中女生大家都会自慰的。」
「我沒有做那种事。」
「那你总听过自慰是怎么一回事吧,听过的话,想不想试看看?」
「……」
美沙子一边说话一边动着手指,而阿圆只有摇头的份而已。
而玛丽则开始抚摸她的双乳。
「好迷人的乳房…」
「啊…不要摸…」
「好敏感,我像你这个年纪时,只要有人碰我一下都觉得很敏感,尤其是这里
。」说完就用力地抓着她的乳头。
「啊!放了我…」
阿圆全身扭动哀嚎着,而玛丽眼睛开始放出妖艷的光芒,她一边爱抚美少女的
乳房,然后一边吻着她的粉颈。
美沙子则慢慢地剥开她柔弱的裂缝,又嫉妒又羡慕地玩着,尤其是拨弄阴蒂时
,更使她悲鸣不已。
不久美沙子也趴下去,舐着她的下体,而玛丽更是含着她的乳头,而阿圆在拒
绝声中,又有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
而伊尺与安夫看了这一幕之后,早已受不了,赶紧脱下泳裤,来到阿圆旁边加
入她们。
阿圆以后的命运可想而知,一定和美沙子、玛丽一样,轮为性奴隶。
上一篇:富豪们的淫荡俱乐部下一篇:邂逅